江西分社 • 正文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曝光台

景德鎮浮梁縣寺前村房屋多數開裂 村民矛頭直指附近采石場

2019年08月06日 21:00 來源:新法制報

壽安鎮地處景德鎮市浮梁縣東南部,多爲丘陵山地,縣道091沿著黃山余脈穿鎮而過,作爲曾經的煤礦大鎮,大小煤礦林立,隨著國家關閉小煤礦政策的影響,如今壽安鎮只有非煤資源仍在開采之中。然而,家住寺前村的村民因爲附近的兩家礦石企業的經營,備受環境困擾,全村房屋多數開裂,懷疑與此有關聯,卻未獲相應的賠償。

在村民飽受困擾的同時,第三家采礦企業又將進駐,這讓本就心懷擔憂的村民更加不安,這座被礦山包圍的村落將如何走出困擾呢?

村民反映:第三家采石場要進駐引發村民擔憂

7月17日,新法制報記者來到壽安鎮寺前村小組,村旁的一座小山惹人注目,山體一分爲二,一邊是郁郁蔥蔥的山林,而另一邊則是裸露岩體的“禿山”。

寺前村的村民告訴記者,“禿山”是由采石場造成的,他們已經經營十多年。

記者注意到,距離采石場直線距離最近的幾處房屋,都是大門緊鎖,鮮有人居住。一位程姓村民指著一處房屋陽台的欄杆破裂處說:“原先采石場爆破時,有一塊飛石掉落到這家的房子上,把欄杆都砸碎了,幸好沒有傷到人。”當時采石場的老板很快就過來察看了情況,做出相應的賠償。

最近,村民聽說,一家新的采石企業又將進駐村莊附近的山頭。村民彭順泉有些不理解:“村旁兩家采石場就已經把村裏弄成這樣,再來一家,這日子怎麽過?”

彭順泉是在一份《浮梁縣壽安鎮寺前村山場租用協議》上獲知有新的采石企業進駐的消息,起因是村委會正在村裏挨家挨戶找村民簽訂這份租用協議。爲了阻止該企業入駐,很多村民自發簽訂了拒領書,要求村委會放棄與采石企業簽約。

在這份租用協議上,記者看到一家名爲景德鎮佳順礦業有限公司的企業要租用寺前村村後的山場進行開礦和礦産品加工,約定支付給村民每人每年2000元至2500元。

房屋開裂頻繁 村民矛頭指向采石場

村民汪小毛的房屋位于寺前村中心地帶,距離采石場有一段距離,站在汪小毛家的屋頂上,擡眼便可以看見遠處的采石場,“我家幾年前開始建房,當時采石場也在開工。現在房屋已經出現多處裂痕,我懷疑和采石場有關”。

在汪小毛家的二樓,記者看到,幾間房裏都有裂縫,其兒子用來結婚的房間,天花板上還印有滲下來的水漬。

在村子的另一頭,村民彭順泉說起采石場的放炮聲不住地搖頭,“原來采石場一放炮,家裏的鐵門和鋁合金窗戶就被震得嗡嗡作響,現在房子裏也出現了不少裂縫”。

彭順泉的母親告訴記者,她不止一次中午睡覺時被放炮聲震醒過,家中玻璃門也在一次放炮震動中裂成了兩片。

寺前村小組共有160余戶村民,不少房屋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開裂。村民們認爲,村裏大量的房屋出現裂縫不是偶然現象,與附近采石場有一定的關系。然而,村民們向采石場和村委會反映之後,並沒收到回音。

采石場回應:索賠需提供證明

7月17日中午,在寺前村距離采石場最近一處房屋附近,記者看到采石場正在進行爆破作業,隨著遠處山體的煙塵揚起,爆破聲頃刻之間傳來,但並沒有太過強烈的震感。村民向記者解釋說:“這家采石場不久前和村民發生過沖突,剛剛複工幾天,目前作業沒有以前那麽瘋狂。”

帶著村民的擔憂,記者來到這家華誼采石場。在場區,記者看到,挖掘機和裝載車正在繁忙作業,山腳下幾台碎石傳送設備正在運行,盡管設備旁的霧炮等降塵設備正在噴淋,但還是有些灰塵從堆料處揚起。

該采石場負責人馬女士告訴記者,她從2014年左右接手采石場,對于寺前村房屋開裂的事情,確實收到過村委會的反映,“但是提出賠償需要有依據,畢竟其中牽涉的因素很多,用料、工藝都有可能造成房屋開裂”。

“我們一直在努力消除對村莊的直接影響,如果政府方面調查認爲村民房子開裂是采石場造成的,是采石場的責任,該賠多少我們都會賠償。”馬女士表示,“我們自接手以來,在降低環境影響上面的投入並不少,噴淋設備、道路硬化、沉降池等都按照上面的要求做了,原來采石場作業方式造成的影響不能由我們來承擔。”

緊鄰華誼采石場的是石山下采石場,記者發現廠區並未開工,處于停工狀態。

在華誼采石場外,寺前村村委會主任程尚東往寺前村後山一指,他介紹說,將要進駐的第三家采礦場將沿著山脈往裏延伸,看上去雖然是寺前村的後面,其實最近的居民房屋只有500米左右的直線距離。

采石場爲村民買醫保“不能理解爲賠償”

記者從寺前村所屬的豐旺村委會了解到,雖然寺前村村民房屋的賠償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但從2015年起,寺前村每位村民的醫療保險開始由附近的這兩家采石場共同購買,並且在2020年起,全村的養老保險也將由他們一起承擔。

對于這種“變相”的補貼,寺前村村民並不認同,一位村民說:“一年一兩百元的醫保,並不如修房子來得實惠,畢竟房子是住人的,有了裂縫,誰都擔心。”

村民的看法在程尚東看來,雖然合理,但很難實現,“要對開裂房屋進行一對一的賠償,需要舉證采石場要承擔的責任,不可能所有的房屋都能鑒定出是采石場造成的影響”。

據壽安鎮黨委委員童東盛介紹,在壽安鎮王家塢村,原來也曾因爲采石場周邊村莊房屋開裂的情況申請過第三方鑒定,但最終結論對賠償于事無補,“當時的鑒定結論只是說,采石場對當地的房屋開裂有促進作用,但最終原因並沒有指向采石場,相應的賠償標准也無法體現出來。現在采石場爲村民代買醫保,不能理解爲賠償,只是地方企業在合規經營的同時,爲地方民生貢獻的力量”。

相關部門表態:是否影響環境需環保部門確認

浮梁縣自然資源與規劃局礦管股股長宋秋發告訴記者,這兩家企業都依法取得了采礦許可證,采石作業是否對寺前村環境造成影響,需要環保部門確認。

壽安鎮人大主席甯仁勇受訪時表示,寺前村一直都在礦區的安全防護距離之外,未發現采石場有安全生産違規的情況。浮梁縣環保局環保監察中隊中隊長張曉靜介紹說,寺前村附近兩家采石場,其中一家石山下采石場已停工整改,原因是廠區內設置攪拌廠未做環評,另一家華誼采石場因爲村民反映環境影響問題,目前整改後剛複工生産。

張曉靜稱:“對于群衆反映的環境問題,我們也一直密切關注,其實兩家采石企業基本上按照環評批複落實到位了,但環保設備是否按要求使用,我們無法做到全天候監控,盡量是發現問題後督促企業整改。”

對于新進的企業,程尚東說,景德鎮佳順礦業有限公司在多年前就通過拍賣獲得寺前村後山的采礦權,目前正在辦理山體上的林地占用手續。

記者從壽安鎮政府獲悉,針對佳順礦業公司入駐寺前村,政府已成立專門的工作組做村民的動員工作,“目前確定的是,佳順礦業公司是要按照綠色礦山標准建設,隨之而來的是更加嚴格的環保和安全生産標准。”在童東盛看來,村民沒有必要對于新進采石企業入駐産生恐慌,“新進高標企業的到來,勢必給落後的露天開采企業帶來沖擊,加速當地采石行業的優勝劣汰,這反而是件好事”。

通過實地探訪等手段逐一化解村民擔憂

程尚東介紹說,寺前村在2000年以後就開始有采石場出現,隨著國家對采礦企業監管的進一步加強,采礦作業的標准也在不斷提高,“可以說這些年,采石場對村民的影響並不像以前那樣嚴重了”。

宋秋發表示,目前佳順礦業只是取得了采礦權的相關手續,其他手續都在辦理之中,“是要入駐,而且建設標准很高,但沒有村民想象得那麽快,不存在機器馬上就要進山的說法,預計也要明年才能到位”。

針對寺前村村民遭遇的環境困境,相關專家認爲,當地政府在項目落地的信息公開機制上存在問題,與村民之間存在信息不對稱,要搭建平等對話協商平台,充分尊重和保障公衆的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和監督權。進一步完善公衆意見征集和反饋制度,真正把民主協商作爲項目決策的前置條件。

對此,童東盛表示,下一步,壽安鎮將把入駐采礦企業的相關資料和投産情況向村民予以公布,針對村民擔憂的主要問題,通過示範企業實地探訪等手段逐一化解,在保證合法企業能夠順利進駐的同時,最大限度地得到村民的理解和支持。

責任編輯:

相關新聞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